正品免税香烟厂家批发 香烟代理一手货源正品批发商

中华香烟批发-外烟批发-香烟货源网[厂家直销],支持微信扫码等各种检测,质量赢天下,想赚钱的朋友联系我,欢迎大手来谈,有量有价资源整合合作共赢!
香烟一手货源正品批发商免税香烟批发全国招收代理全天在线接单期待你的加入我们的货源产品每天都在不断的更新拿到最低价格把利润掌握在自己手中
主打独家香烟批发:中华香烟批发,玉溪,芙蓉王;细支系列:炫赫门,雨花石,凤凰;木盒系列:黄鹤楼1916,南京九五之尊,大重九,红河道,和天下;秒杀全网顶级中华香烟批发!超市、烟酒店、大商场出售都没有问题试过你就知道!我们的正品货是从香烟厂家走一圈出来卖的特殊渠道!香烟批发质量是生命,信誉是银行,稳定好香烟货源,做香烟批发有信誉,这才是王道,更是带你赚钱的资本!网络上做香烟批发,我们实实在在不坑不骗,凭的就是一个良心,做的是一个诚信,赚的是良好的信誉,只要来了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给我一份信任,让你百满意!5年老厂,三年稳定销量,香烟批发质量全网最好,价格全网最低,出货全网最稳!!

长期免费招收大小代理,没有任何条件,可押款,刚开始做的会慢慢指导培养,只要努力听话绝对不会让你失望,肯定会让你一步步做起来,月入过万绝对不是问题,欢迎各大实体店老板,大小代理,同行精英前来洽谈试货!中华香烟批发一手货源实力出货,非诚勿扰!!中华香烟批发-香烟货源网全网最低价!

电子烟作为受欢迎的戒烟产品,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面对日益扩大的电子烟市场,很多的的创业者选择电子烟加盟或者电子烟代理方式开启自己的创业之路,欢迎您加微信咨询。

香烟新闻速览:天网难逃:被查了!河北张家口卷烟厂烟王李国庭贪财恋色的末路鲜花和掌声包围了李国庭,使春风得意的他开始飘飘然。望着在自己手中壮大的这份“产业”,李国庭渐渐以为,自己就是卷烟厂的功臣。此时,借助工作需要,身居高位的李国庭扩大了对外交往的范围,视野开阔,同时也接受了各种复杂的思想。和许许多多的贪官一样,面对亿万元资产的国有企业,李国庭内心感到了不平衡。

  1997年3月的一天,一辆奔驰250轿车停靠在北京市方庄小区芳古园1区附近。李国庭从车上走下来,让司机把车子开走停到国家烟草专卖总局宿舍停车场,他独自一人向目标——闫满常家走去。闫满常是一个个体烟贩。按照李国庭的吩咐,他早已将15万美元准备好了,专等李国庭来取钱。闫家只有闫满常一人在,李国庭也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把15万美元装进了兜里。闫满常是依靠李国庭才致富的。1991年,经人介绍,李国庭认识了闫满常。在此后的7年间,应闫满常的要求,李国庭违反国家烟草专卖法的规定,利用其职权,借用河北省任丘市烟草公司、大城县烟草公司、北京市昌平烟草公司的名义,从张家口烟草公司批给闫满常“中华”、“红塔山”、“石林”等紧俏名牌香烟总价值达1.7亿元。闫满常转手倒卖后,获取利润4000余万元。

  面对暴发户闫满常,李国庭内心极度失衡,他要为自己的付出索取回报。在又一次非法交易之后,他向闫满常表明了心迹,尽管闫满常不太情愿,但他不敢冒得罪这位“财神”的风险,爽快地应承下来。15万美元仅是一个序曲,此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李国庭又先后四次向闫满常索要美金22万元、人民币195万余元。事后,他将索取的37万美金交给其老婆存了起来,将100万元人民币放在深圳某投资公司的情妇朱芸处,让其代为保管。

  成为李国庭索贿目标的并非闫满常一人。1997年3月至10月,李国庭利用职务之便,为石家庄市某公司业务员王卫国非法经营卷烟业务提供方便,多次批给王计划内卷烟及外省名烟,使王卫国从中获利800余万元。之后,李国庭以张家口烟厂做广告、为烟厂购置材料为名,向王卫国索取人民币248万元。

  在大肆索取贿赂的同时,欲壑难填的李国庭竟然打起公款的主意。从1993年开始,李国庭以支付烟厂贷款、为厂里办福利等各种借口,多次指使财务人员将300余万元公款汇入他所指定的有关公司账户上。然后,在不法分子的协助下,将这些巨额公款倒出,窃为己有,时间长达四年。
  从1991年至1997年的7年间,李国庭个人贪污受贿总额达千万元,平均每年非法敛财140余万元,贪心之大,令人震惊。钱,无论是他人的还是公家的,在李国庭心中不过是自己手中任意使用的几张纸。在张家口卷烟厂,李国庭是个说一不二的人物,他牢牢控制着财政大权,随意调配厂里的资金。
  1993年上半年,李国庭擅自代表烟厂与北京某商贸公司总裁刘艳辉下属的天津一公司签订了一份合作协议,并自作主张指令张家口烟草公司从超产烟账户上分别汇给这两个公司各500万元。截至案发,仍有900万元被该公司作为业务周转资金使用,未能归还。
  1996年7月,李国庭在与北京一私营企业经理韩某商议后,以韩为烟厂购买原料为由,擅自决定从张家口烟草公司借给该企业500万元,用于他们向深圳某公司的投资款。直到1998年初,李国庭才催促韩将此款归还。
  1981—1991李国庭的辉煌十年,李国庭,男,现年75岁,在河北省张家口市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他集张家口卷烟厂厂长、书记,张家口烟草公司经理、书记,张家口烟草专卖局局长、书记六职于一身,掌管着张家口烟草业的大权。
  李国庭原是一名普通工人,由于工作出色而逐渐被培养成一位领导干部。1981年时年已55岁的他已作好退休的准备。但当年6月,李国庭被张家口市委任命为张家口卷烟厂厂长、党委书记。市委的一纸任命,重新激起了他的热情,他激动得夜不能寐,心里暗暗发誓:决不辜负党的重托,一定把卷烟厂办成一个充满勃勃生机的国营企业。
  上任后,李国庭锐意进取,在企业经营管理、干部任用、分配制度等方面进行全面改革,仅短短半年时间,该厂就走出困境,实现了上缴国家利税的新气象。此后,在张家口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卷烟厂走上良性发展的轨道,年年上缴国家利税超亿元,成为张家口市的财政支柱和河北省利税第一大户,并被评为烟草行业大型骨干企业,同时进入全国企业500强的行列。李国庭本人因此名声大噪,被业内人士称为“中国四大烟王”之一。
  李国庭为张家口卷烟厂创造了一个“辉煌时期”。在李国庭接手之初,厂里只有1500名职工,2000万元固定资产,而到1998年李国庭案发,厂里职工已发展到5000余人,固定资产已达22.2亿元。
  对李国庭付出的智慧和辛劳,党和人民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回报。1984年,他又被市委任命兼任张家口市烟草公司经理、党委书记,市烟草专卖局局长、党委书记。1986年,60岁的李国庭到了退休年龄,出于对他能力的信任,市委特别作出决定让他留任,继续发挥作用。两年后,在市委的推荐下,他又当选为张家口市政协副主席。一顶顶桂冠把李国庭推向政治生命的巅峰。
  李国庭在企业管理上是把好手,这是个不争的事实,但李国庭喜欢女人,这在张家口也成为一个公开的秘密,张家口卷烟厂原副厂长冯季玲就是李国庭的“红颜知己”。冯季玲原是烟厂的一名普通女工,李国庭在就任厂长后不久与她相识。那时冯季玲才30多岁,她善解人意,聪明活泼,给年长她20多岁的李国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取悦、讨好冯季玲,李国庭一声令下,让人事处把在车间当工人的冯季玲调到财务处,成为以工代干的行政管理人员,不久转为国家干部。
  李国庭着意培养冯季玲,并不仅仅因为她的美貌。他断定,凭借冯季玲的聪慧,她完全可以成为自己事业上的好帮手。为了冯季玲日后的发展,他指使下属与某工业管理学校联系,让冯季玲接受了两年的正规培训。冯季玲毕业后,李国庭一手操持,任命她为财务部门负责人。
  冯季玲果然知恩图报。上任后,她对李国庭言听计从。以前,李国庭许多不该开支的白条因财务处长坚持原则而难以报销。冯季玲到职后,想方设法为白条大开绿灯,为平衡账目而煞费苦心,深得李国庭的赏识。李国庭心想,有这样聪明绝顶的女人做自己的大管家,自己可以腾出更多的精力去干更大的事儿。此后,李国庭亲自出马,向组织部门推荐对冯季玲委以要职。1990年2月,冯季玲出任卷烟厂副厂长,主管财务工作。四年后,她又升任党委委员,进入了烟厂核心决策层。从那时起,张家口卷烟厂实际上就被李国庭和冯季玲两人牢牢地控制在手中。
  其实,冯季玲是个有心计、贪婪的女人,她在为李国庭效力的同时,也不失时机地为自家的金库悄悄敛财。1993年,她让闫满常在北京某银行的分理处为自己设立了一个账户,用于存放和倒出烟厂的公款。同年8月,她通过厂财务处超产烟账外账户,借给张家口市某行政机关1000万元。之后,冯季玲以交税务局周转金的名义,从财务上支出700万元,后指使厂有关财会人员将财务账作平。至于从超产烟账户上支出的300万元,由于无往来账目的原始计账凭证,为她日后侵吞打下了伏笔。事隔不久,该行政机关归还这笔借款时,冯季玲将500万元打回了烟厂,另500万元则汇入了北京个人的账户。
  截至案发前,冯季玲利用其特殊身份和分管财务的职务便利,利用各种借口,采取瞒天过海的手段,共往北京自己的账户上汇入公款2981万元,侵吞公款总额远远超过了李国庭。
  1998年2月,当冯季玲得知省市有关部门即将对自己的问题进行立案审查时,携巨款仓惶逃往国外。
  1992年年底,李国庭到香港和某公司洽谈业务,该公司派出年轻貌美的公关小姐朱芸(化名)负责陪同李国庭在港期间的吃住行玩。年过半百的李国庭被色所诱,离港时竟对朱小姐恋恋不舍。回到张家口后,李国庭更加牵挂朱芸。在一次神侃闲聊中,他得知朱芸每月收入微薄时,恻隐之心油然而生,马上建议道:如果你不介意,能否考虑到深圳办个公司,生意上我帮你。朱芸当即应允。李国庭很快通过在深圳的朋友帮朱芸在深圳开办了一家投资公司。
  为帮助朱芸的公司打开局面,李国庭安排他人和朱芸做生意,并特意嘱咐一定要让朱芸赚到钱。有了李国庭的精心安排,朱芸的生意一帆风顺。后来,李国庭还直接将卷烟厂的加工生意送给朱芸。由于有李国庭的鼎立相助,朱芸很快由一个香港打工妹变成拥有巨资的富婆。李国庭把她视为知己,在他日后贪污、受贿所得的款项中,有相当一部分交由朱芸保管。
  1998年春,李国庭、冯季玲的问题败露,李国庭随即携巨款潜逃到石家庄。1999年3月18日凌晨,李国庭被抓获归案,当年8月29日,石家庄市中级法院公开审理此案。
  2003年3月11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李国庭犯有贪污罪、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所追回的赃款、赃物予以没收上缴国库。此前,李国庭已被河北省纪委开除党籍,被河北省烟草专卖局开除公职。其犯罪事实:
  一、收受贿赂47万美元、人民币383.3811万元
  李国庭任张家口卷烟厂厂长、张家口烟草公司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之便,违反国家烟草专卖法的规定,为个体烟贩闫某、石家庄市第一糖烟酒公司下岗职工王某及北京天润商贸有限公司经理刘某非法经营卷烟批发业务提供方便。李国庭于1992年12月至1997年3月间,先后六次向闫某索贿37万美元,人民币195.3811万元。于1993年2月,向刘某索贿10万美元。于1997年5、6月至11月间,先后三次向王某索贿188万元。李国庭收受贿赂款中,35.3811万元由李国庭自购“公爵王”轿车一辆供其妻秦剑虹使用,80万元支付了其女李琳所购的深圳京隆苑单元住宅一套的房款。
  二、贪污公款199.5万元
  李国庭于1997年2月14日和1997年10月24日,指使北京信智商贸有限公司经理韩某从韩在北京糖业烟酒公司延庆分公司的业务款中汇至深圳达恒(香港)投资公司200万元人民币,达恒公司经理黄某收到该款后,李国庭令黄某为其保管。随后,李利用职务之便,让张家口卷烟厂劳动服务公司于1997年5月至12月间,将199.5万元汇给韩某的北京信智商贸有限公司,以弥补韩汇出的款项。经法庭审理认定,此199.5万元属李国庭贪污公款。